您的位置: 主页 > 风采移动 >中国女友帮还车屋贷款‧慾男抛妻弃子 >

中国女友帮还车屋贷款‧慾男抛妻弃子


2020-06-15


中国女友帮还车屋贷款‧慾男抛妻弃子(吉隆坡12日讯)有出轨前科的38岁丈夫爱上中国重庆女子,还获得女方帮他偿还房贷、车贷和股票亏损,人财兼得,当他被揭发外遇之后,竟以妻子无法满足他的性需求作为背叛婚姻的理由,怪罪妻子没有尽到为妻者的责任。妻子痛彻心扉,且深感侮辱,决意要跟丈夫离婚。37岁的伤心妻子叶莉莉与孩子週日在民政党联邦直辖区青年团团长刘开强的陪同下,公开揭发丈夫二度背叛她的经过,并要求丈夫妥善安排她和3名孩子日后的生活。叶莉莉说,她与丈夫结婚已9年,育有3名年龄分别为7岁、4岁和1岁半的孩子,万万没想到丈夫却二度搞外遇。她哭诉,她与丈夫结婚后的第三年,好不容易才怀有第一个孩子,岂料丈夫在第3个孩子出世不久后,也就是1年半前在外面有女人。暧昧简讯揭夫有外遇她披露,她是在丈夫的手机发现暧昧简讯和丈夫行为异常的情况下,揭穿丈夫有外遇。“对方在简讯中以‘老公’称呼我丈夫,之后我就质问他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他承认一切,更说是我无法给他圆满的性生活,所以他才搞外遇。”她指出,这番说词对身为妻子的她深受打击和震惊。她解释,本身是有做工的,放工后还要去载送孩子,希望丈夫可以给予体谅,并原谅了丈夫。原以为丈夫真的彻底改过,却没想到几个月后又重蹈覆辙。提到丈夫二度搞外遇一事,她忍不住再泪洒记者会,坐在身旁的女儿看到母亲伤心流泪,也跟着哭泣,见者心酸。叶莉莉边拭泪边说,她在丈夫的手机里发现许多丈夫与某个女子的亲密照片,当时她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寻求朋友的意见,并把丈夫有外遇一事告诉了父母,惟父母却不相信。“直到我拿丈夫的手机,向他们(父母)看这些亲密照片后,他们才肯相信。”她继说,过后她也拿这些照片给家公家婆看,丈夫也静静不出声,没有当场给予一个交代。直到回家后,丈夫还责问她为何要向他的父母出示照片,并向他承认有外遇一事。催离婚‧3儿交情妇照顾叶莉莉与丈夫都有工作,她本身是销售员,丈夫则在五金店工作,最近当丈夫催促她离婚时,她提出有关孩子谁来照顾的问题,但丈夫不耐烦地说会叫他的朋友来照顾。她说,虽然丈夫没有说明“朋友”是谁,但她知道是该名中国女子,她根本无法放心。她透露,当初因丈夫声称其父母会暂时照顾3名孩子,直到她安顿一切后才来接孩子,因此,双方才达成协议离婚。但是,家公家婆前来与她的父母洽谈离婚事宜时,老人家表明并没有答应儿子帮他们照顾3名孩子,显示丈夫在说谎。民政党联邦直辖区青年团团长刘开强表示,他并不鼓励两人离婚,所以会规劝女方先冷静下来,但是,女方若坚决离婚,民青团将会给予法律上援助。他竟要求性爱动作多变叶莉莉说,揭发丈夫二度搞外遇并与丈夫摊牌时,丈夫竟然提出过份的要求,除了要求一星期几晚可陪他,而且还要求她的性爱动作和姿势不要只是一两套,令她不禁气得直爆:“我不是受到甚幺特别训练的,我怎幺可以接受这幺肤浅的条件!”她说,目前她仍与丈夫同住,但是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上星期丈夫以很温柔的语气问她有关离婚的事,不断催促她离婚。夫催促离婚拟再婚之后,她才发现原来丈夫準备跟中国女子结婚,并打算在7月间到重庆一趟,才不断追问离婚的事宜。她透露,她是在家里发现一张签证和一封申请留学准证的信件时,才非常肯定该名女子是中国人。在这之前,有朋友在女子的面子书上发现对方自称是大马人,并在大马工作,所以她曾经怀疑丈夫向她说谎。她说,无论对方是不是中国女子,她已经对丈夫死心了,就算丈夫回心转意,她也不会原谅对方。不过,陪同女儿的母亲则在旁不断发出不想女儿离婚的心声。她碎碎念指女儿有3个孩子,需要一个家。斥夫当面讚中国情妇叶莉莉透露,丈夫亲口承认外遇是来自重庆的女子,2年前在网上与对方结识,当时他瞒着女方有关已婚的事实。离谱的是,丈夫当着她面前赞赏外遇女很有学识、很本事、很有钱,帮他偿还房贷、车贷和股票亏损。令她心痛的是,丈夫二度搞外遇的理由竟然跟第一次出轨一样,指她无法满足丈夫的性需求,更夸口说对方能给他很美好的性生活。此话令她深受侮辱,她哭诉不是不要满足丈夫的性需求,而是本身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工作后还要载孩子,回到家后已经很疲累,而且患有腰骨痛的问题。面对丈夫二度背叛,她已无法再原谅丈夫,因此向丈夫提出离婚,当下丈夫也没有异议,同意离婚。她披露,丈夫于週六告知她已单方面申请离婚,但是,她碍于孩子的抚养权问题,至今仍与丈夫拖拖拉拉,未同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名。她担心丈夫在未对她和3名孩子日后生活作出妥善安排前就一走了之,希望对方能儘快作出安排。锁女儿在家独自外出叶莉莉披露,丈夫二度搞外遇后,对她和孩子都漠不关心,更没有尽父亲的责任,甚至曾一度悄悄外出,却把7岁的大女儿独自反锁在屋内,令女儿害怕地拨电要她儘快回家。她不满丈夫把儿女独自留在屋内,已针对丈夫不负责任的行为向警方报案。她声称,本月9日,丈夫因要外出不顾女儿的安危,独自留下女儿在屋内,更反锁大门,当时她身在母亲家接到女儿的来电。“女儿不断问我在哪里?我就骗她说在塞车中,半小时后女儿再打来,跟我说爸爸出去了,剩下她一人在家,要我快点回来。”她不满地说,平日3名孩子都是交由保姆照顾,而大女儿下午就会到补习中心补习,然后由补习老师载送到丈夫工作的五金店,之后才由丈夫载送回家。但有一次,女儿的补习老师曾致电询问她为何其丈夫的店铺关了,问她要怎样处置女儿,原来,丈夫竟然忘记接女儿,她才知道丈夫时常外出不在店里。她对丈夫没有交代的态度深感不满,更对孩子未来感到担忧。‧2011.06.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