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风采移动 >「我们要给孩子什幺样的国文课?」课纲大战结果已揭晓 >

「我们要给孩子什幺样的国文课?」课纲大战结果已揭晓


2020-05-22


教育部今日(9月10日)招开课审大会,高中国文的文言文、白话文比重以及高中选文将是讨论重点。预计今天下午6点,教育部国教署会说明讨论结果。

此次课纲改革的另一个重点,是开放过去以儒家四书为主的「中华文化基本教材」,老师将可以自由选择老庄、法家等诸子百家思想教导给学生。


争议焦点的十二年国教高中国文课纲,预计于民国108年实施。现行高中国文课文中,必修文言文比率为45%到65%。由国文、台文领域的学者和教师组成的课发会「研修小组」,提出将必修文言文比率降到45%到55%,文言文和白话文比例大约为一比一。

而当课纲版本进入到教育部课程审议会(课审会),普通高中分组的课审委员建议将文言文比率进一步调降到30%、主张增加台湾文学选文并开放网路投票,引发各界论战。

此次课纲争议,俨然成为信念之争。有人质疑「文言文比重太高,学了到底有什幺用?」、「现在学生阅读、表达能力下降,如何解决?」、「孔孟思想是不合时宜的威权遗毒?」、「台湾文学佔比太少,如何建立文化认同?」

师大全球华文写作中心主任胡衍南直言:「不应该执着于文、白比率,而是要想,我们该给学生什幺样的国文课,才是最好的!」

作家廖玉蕙则表示,过去「重记诵、轻理解;重讲课、轻讨论」的国文课,应该要有所改变,「能够传递久远的文言文,一定拥有到现在也不过时的观念,能够带给我们思考和启发。但我们翻译完文言文后,不一定会教导学生这些重要的东西,也没有把这些课文与现代生活作连结!」

廖玉蕙认为,幽默感常常在选文中缺席,理想的课文应难易度适中,能够雅俗共赏,不要只是正经八百、忧国忧民地强调民族性,「课本告诉我们绝对正确的定义,但是文学会让我们斟酌,即使写黑暗的事,也能够让我们了解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不死记硬背,让学生畅所欲言

老师可以把国文课变有趣!

回想高中国文课,你会想到什幺?或许是老师谈笑风生的授课风采、课本中文人雅士对人生境遇的讴歌咏叹,但许多人历历在目的,是当年为了考试而背诵课文,以及钻研注释修辞的痛苦回忆。

而现在有一群老师,他们不着重逐字逐句讲解课文,而是让学生在课堂上畅所欲言,把看似死板的课文,变成学生面对人生的启发和养分。

基隆安乐高中的李启嘉老师,原本就是讲课唱作俱佳的人气教师,但四年前,他的教学方式大翻转,开始採用中山女中的张辉诚老师开发的「学思达教学法」。相较于以前一字一句讲解课文,李启嘉改让学生在课堂上「自行阅读」讲义中的课文注解、作者生平和补充阅读,老师仅提点重点。


虽然许多学生过去习惯阅读网路短文,一开始阅读长篇文章很吃力,看了就忘。但李启嘉相信「学生不是不会,只是不习惯」。例如,高一学生读完整段陶渊明生平,只记得「陶渊明做官」。老师用一系列的小问题抽问,鼓励学生回想、拼凑,组织成有逻辑的句子:「陶渊明因为坚持自己的价值,无法适应官场的习惯,最后终于离开官场。」

把阅读、理解的主导权交还给学生,老师从过去「灌输知识」转为「引导思考」。李启嘉发现,部分学生虽然过去国文成绩不好,但思考很敏锐,在讨论过程中慢慢找到自信,成绩也有所提升。到了大考写作文,学生可以可以言之有物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因为平常上课就已经习惯思考和表达。

李启嘉认为,「语文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能够突破自己的经验,与所处的世界连结。」在他的课堂上,藉由四书五经探讨亲情和人际关係、用《左传》的《烛之武退秦师》讨论台湾夹在中美两大国的尴尬处境,把课文和生活时事连结。学生热烈讨论,也同时加深思考的深度和广度。

学生老师课文文言文国文课阅读过去讨论课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