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论文高新 >广告费面对双重课税 SST摧毁营销传播业 >

广告费面对双重课税 SST摧毁营销传播业


2020-07-08


今年9月1日开跑的销售与服务税(SST),对广告费进行双重甚至多重课税,已对营销传播领域造成致命性的打击,或将摧毁整个行业。

媒体市场营销业者指出,销售与服务税当中的6%服务税,已对广告客户的预算产生负面影响。


同时,在消费者情绪仍脆弱之际,服务税的双重课税效应将会加重商业成本,最终导致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上涨,而消费者将为此买单。

据《Marketing Magazine》网站报道,广告领域代表是于本周二与关税局官员会面,以厘清销售与服务税条例时赫然发现,服务税在广告业是一项指数性的税收制度,被征收的税务层层重叠。

业者指媒体业者向代理商收取6%的服务税,代理商再根据已增加了6%税务的价格,向客户开出发票时,再增加6%的服务税,这形成了双重课税的情况。

这意味着,若代理商支付的费用为106令吉,它向广告客户征收的费用则是112令吉36仙,若再进入另一个计算方,这笔款项再增加6%。

这令服务税被征收的税务倍增,似乎与财政部之前的方针不一致。


媒体市场营销业者在一个半小时的会议中,对此税收制度感到震惊,表示这将造成两倍甚至三倍的销售税收,让他们进退维谷。

“这似乎与该部门早先的指导方针不一致。是谁在困惑谁?”

广告费面对双重课税 SST摧毁营销传播业 蔡兆源广告费面对双重课税 SST摧毁营销传播业 孔令龙

谷歌面书不必缴SST——媒体行家协会主席叶志文

媒体行家协会主席叶志文(译音)指出,服务税的双重课税,已加剧本地广告领域的不公平竞争,因为主宰国内数字广告约75%营收的跨国企业谷歌与面子书,目前不必缴交销售与服务税,让它们在我国广告领域占尽优势。

“早前大马实行消费税时,它们(谷歌、面子书等国际业者)甚至不必像本地企业般须支付消费税,因为他们把支付消费税的责任推卸给购买他们广告空间的大马商家。

“众所周知,他们巧妙的逃税方法,面子书从爱尔兰开发票,谷歌从新加坡开发票,他们支付优惠的税率,并没有被双重征税。”

马来西亚IPG媒体品牌总财务长慕拉里拉玛沙米说,这将负面的影响客户的预算和困扰广告业。这意味着马来西亚企业的应得收入将陷入复杂的复加税收制,这将逐步侵蚀他们的收入。

“我们已看到客户视销售税为企业的额外费用,而且还没有减免税。

“根据关税局的现行指南,双重销售税影响进一步提升了客户的营业费用。基本上这意味着他们将支付6%给代理作为通行成本,另加上之前媒体业者向代理征收的6%税务。”

不应牺牲公平竞争环境——Dentsu Aegis网络商业财务总监丹尼尔

Dentsu Aegis网络商业财务总监丹尼尔说,新政府实施销售与服务税时,需考虑双重课税这个问题,因为它似乎和销售与服务税要降低消费者和企业税务负担的精神相左。

“推出新产品的广告客户需要广告公司处理一些复杂的服务,他们宁愿与一站式服务的供应商接触,而不是多家供应商,如果他们要避免这个税务层叠,毫无疑问的会影响服务交付的协调,及时执行和质量。

“这对客户既没有帮助,也不会帮助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们都希望纳税,但不应牺牲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各行业须明智应对——亚企理财中心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拿督蔡兆源

亚企理财中心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拿督蔡兆源说,销售与服务税本身存在税上加税的双重课税问题,这是此税制的先天性缺陷,而且不仅是广告业者或媒体业,而是各行各业都面对的同样问题。

他对《》说,其实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各行业须靠智慧的应对。

他指出,商家可寻求关税局协助,就是要求在开发票时,可简略透露一些资料,或是豁免提供第三方的某一些资料。例如,关乎某个部分的不征收销售税,而只是征收本身服务的税务。

他说,如果关税局认为这是可行的,那应厘清有关单据应要怎样写,以便不让顾客知道赚幅。

此外,业者在写税单时,关税局是否可通融,让业者保留商业的秘密,不然就会被揭露出来。

蔡兆源是针对销售与服务税双重课税,这幺表示。

他说,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其他行业,不只是媒体市场营销行业。

例如,在税务咨询行业上,如果需要律师的服务,就会出现双重课税的问题,也就是律师楼会向税务咨询公司征税,然后,税务咨询公司再向客户征税,变成是税上加税情况。

他说,这是可以解决的,但律师楼不愿让商家知道他们的赚幅。

无论在媒体营销或者财务管理上,可以经过表面的提高定价的方式来处理。然而,在消费税就没有这种情况,商家还的消费税可以直接转移去给客户。

根据市场供需而定——税务专家孔令龙

税务专家孔令龙说,现行的销售与服务税,很多是根据1957年服务税1.0的制度,所以服务税不能像消费税一样的可以去索回,指它是税上加税是有其理由的。

“销售与服务税分两种税,一是销售税(10%),一是服务税(6%),媒体营销业者征收的6%,应该是管理费,归纳在服务税里。如果A方向B方征收6%,从100令吉变成106令吉,但B方是否要再向C方征收6%的服务费,这是见仁见智的。”

他对《》说,如果B方向C方征收6%服务税,那就是税上加税。这不像10%的销售税。如果B方是一个厂商,他向A方买东西,付10%税务,他过后可以向政府索回,也就是说他不会给A方10%税务,成本也不会增加10%。

“媒体营销业者所指的6%税务,无形中增加了下一个岗位业者的成本,它是否要附加这个成本,是见仁见智的事情,因为,这是根据市场的供需情况而定。

他说,如果业者占有市场的份额,那幺,他可以向客户征收。但如果业者为了开拓更多的客源,而愿承担这个费用,那幺,他就不会向客户征收额外费用。

消费税可解决双重问题

询及在销售与服务税1.0时代是怎样处理这个问题时,蔡兆源说,基本上,这是销售与服务税的税制本身问题,而前朝政府推行的消费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他指出,这也是前朝政府以消费税取代销售与服务税的原因,因为在销售税1.0时代,就出现这个问题。

他补充,在消费税时代,商家还了消费税,可以要求索回进项税,以避免税上加税的问题。销售税则是单层的税务制度,就有出现税上加税的情况。

报道:张永麒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