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现代焦点 >「Pepe蛙梗图」影响美国大选! >

「Pepe蛙梗图」影响美国大选!


2020-05-28


「Pepe蛙梗图」影响美国大选!

文/ P·W·辛格,艾默生·T·布鲁金

译/ 林淑铃

你觉得好笑的「梗图」,是有力的讚争武器。

对牠的批评者来说,牠是仇恨与偏执的激烈象徵;对牠的支持者来说,牠是一个笑果,也是一个荣誉徽章;对创造牠的艺术家来说,牠只是一个「闲散的家伙,喜欢吃零食、讲电话和抽大麻」。

牠的穿着各式各样,从蓝色衬衫、鬆垮的衣服到桃红色女性内衣。牠忽胖忽瘦;或悲伤、或自命非凡、或愤怒。有时候,牠看起来像川普,其他时候又像普丁、美国饶舌歌手妮姬.米娜(Nicki Minaj),甚至是希特勒。但关于牠,有三件事始终不变:

一、牠是绿色的。

二、牠的名字是佩佩蛙(Pepe the Frog)。

三、牠是搞笑的网路梗图。

「Pepe蛙梗图」影响美国大选!

▲佩佩娃。(图/翻摄 Motherboard)


会花时间上网的美国人,不太可能「没见过」牠,而且不用多久,就会很希望「不要看到」牠。2015年,佩佩蛙被挑选成为川普网军的旗帜;到了2106年,牠也变成白人民族主义复兴潮流的象徵,被国际性犹太人非政府组织「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称为仇恨的象徵。

川普还在推文上发布一张「他本人」成了拟人化佩佩蛙的照片。到了2017年,佩佩蛙的声势扶摇直上,川普的支持者还为了「在美国中西部某个地方」竖立一个佩佩蛙的广告牌,发起群众募资活动。

在推特上,俄罗斯的驻英大使馆帐号曾使用一只自鸣得意的佩佩蛙,在外交争执过程中嘲笑英国政府(「不信任英国最要好的朋友和盟友?」)。但是为什幺?一只卡通青蛙变成白人种族国家的护旗手,或是国际外交活动的象徵或工具,实在一点道理都没有。

但这从来不是这只青蛙的问题。佩佩蛙反倒是一个演化週期的产物,以数位超高速在网际网路上变迁,层层堆叠各种意义,直到所有人完全歪楼为止。佩佩蛙也是再塑造与被挪用的冲突产物,牠就这样被扭曲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在理解佩佩蛙时,也可以理解梗图,并藉由它们了解众多网际网路构想的生命週期。

「Pepe蛙梗图」影响美国大选!

▲佩佩娃。(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佩佩蛙诞生于2005年,出自美国旧金山的艺术家麦特.弗里(Matt Furie)之手。在弗里的连载漫画《男孩俱乐部》(Boy's Club)中,佩佩蛙是4只青少年怪物里的一员,就是一个卡通的懒鬼角色,以「喝酒、酸臭和不思考」度日子。

2008年,在图像讨论版网站4chan上有个匿名使用者分享一格漫画,画面中的佩佩蛙在公共厕所脱下裤子至脚踝后小便,旁白搭上牠这样做的不害羞解释:「感觉很爽啊。」

佩佩蛙的乾脆爽快与不合礼制,完全捕捉到随心所欲、无礼的4chan 社群精神。牠在网路论坛使用者之间爆红,而且更惊人的是──「超越」病毒式传播,成为网际网路基础文化的一部分。

当最初的这个梗图似乎疲软时,使用者又去挖掘弗雷的漫画,获取更多的图像;当这个漫画的梗用尽时,使用者就开始自己创造。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佩佩蛙成了典型的网路现象──有人气与永无止境的适应性,同时又因为仍然过于怪异与无魅力,而永远无法完全成为主流。


因为这些属性,所以当佩佩蛙成为「4chan/pol/politics」(政治)版的非官方吉祥物时,没有太让人震惊;这些网路酸民为了川普而战的时候,他们就夹带着佩佩蛙梗图。

对这些使用者来说,刚开始当成政治激进行动的嘲弄手段,不久就变成协助川普获胜的重要操作。同时,传统的川普支持者群体,也开始採取和实际酸民一样的独特风格和伎俩。结果,佩佩蛙历经另一次变形──这个梗图依然搞笑与不合礼制,但现在牠也充满政治含义。佩佩蛙自此跨入现实的世界,背负起现实的后果。

在选举的激情中,另外还有一场更黑暗的搏斗,是为了佩佩蛙的灵魂而激战。


这项行动由30位「发废文者」和休闲健美运动员带头(或者他们想让你这样相信),他们担心自己的梗图正被一群不懂网路地下文化的「糯米」(normie,译注:网路用语,指「正常人」之意,或是不太了解梗图文化的人)借用。其解决之道是将这只卡通青蛙抹黑成彻底的纳粹分子,把充斥在社群媒体上的佩佩蛙梗图,加上纳粹标誌、希特勒语录和第三帝国(Third Reich)意象图示。

在一种日后变成常事的伎俩中,这些人也锁定不知情的记者,利用与佩佩蛙相关的仇恨言论轰击他们,目的是为了让他们相信这个梗图与白人至上主义和反犹太主义有关。这个开场行动很管用。

佩佩蛙紧密连结白人民族主义,遭到大多数记者和美国左派人士谴责,也不意外的被实际的新纳粹分子欣然接受,他们终于有一个「很时髦」的象徵称呼自己了。恶名昭彰的白人至上主义者领导人物理查.史宾塞,甚至在公开场合佩戴佩佩蛙的翻领别针,并在一支立即疯传的影片中,试图解说它对自己事业的象徵价值─直到有个路人一拳挥向他的脸为止。


川普的酸民网军像挥舞武器一样运用佩佩蛙,拨弄与刺激主流媒体记者与希拉蕊的支持者,试图诱出强力的反击。在他们被呼喊成种族主义者或白人至上主义者之际,他们会以自鸣得意的愤怒回应,询问一则漫画的解释,「究竟」为何远远脱离一只愚蠢、搞笑的青蛙?


在川普背后支持的网路酸民、下一代白人民族主义者、另类右派行动之间,佩佩蛙成了一个意识型态的桥梁。诸如「血与土」之类第三帝国的短语,经由佩佩蛙的慢慢渗透,意外吻合川普的「美国优先」、反移民、反伊斯兰教的竞选政纲。一只卡通青蛙的眨眼和点头,就可以是一个丰富却容易否决的象徵意义。


当川普获胜时,佩佩蛙再度变形。这只绿蛙成为一场成功、艰苦奋战竞选的代言人──牠现在掌有执政权了。在华盛顿特区的就职日中,可以在人群中见到佩佩蛙的钮扣和列印输出品,网路卖家甚至开始贩售一种帽子,形式与越战、韩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退伍军人戴的帽子类似,并自豪的宣称戴这种帽子的人是「梗图战的老战士」(Meme War Veteran)。

在接下来几个月里,佩佩蛙的演化持续进行;牠突然现身在极右派的事件中,与头髮花白、穿着迷彩服的民兵,以及身材瘦长的白人青少年一起游行。当一名白人民族主义恐怖分子在维吉尼亚州的夏洛蒂镇,开着自己的车子冲向人群,并撞死一名和平示威者时,他的脸书页被人发现满是佩佩蛙的梗图。

反法西斯主义的示威者对此做出回应,用他们自己的招牌标誌塞爆街道与网际网路。佩佩蛙再度又有显着的特色了:这次作为一具尸体,一张三K党的面具从牠的绿色脸上撕下。


佩佩蛙真的是种族主义者吗?答案是肯定的。佩佩蛙是无知、犯蠢的笑话?答案同样是肯定的。事实上,佩佩蛙是一面稜镜,一个不断被重新诠释与重新利用的象徵符号,操刀者包括网路恶作剧者、川普支持者、自由派的积极分子、极端民族主义者,以及所有只是刚巧瞥见牠的人。

佩佩蛙是一种梗图、一艘空船,作用就像保护DNA的染色质(chromatin),在丰富且不断繁衍的构想链上提供一个保护层。佩佩蛙所具备的属性,其他所有的梗图也是如此。它们是传送文化凭藉的船只──也是讚争进行时仰仗的重要工具。


然而,梗图的「概念」与网际网路无关。在1960年代后期,生物学家开始解开基因密码的基本性质,发现细胞指令是如何从一代传递到下一代的。兴奋莫名之际,他们也开始思考这项工作的概念,是否可以套用到更广泛的领域。如果遗传学的规则可以解释生命,那它们是否可以解释其他许多事情──甚至是资讯的本质?

归根结柢,生命体为了生存必须不断自我複製,同样的,构想也必须这样做。演化生物学家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1976年出版的着作《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中,将这些有生命并自我繁殖的资讯命名为:「memes」(迷因)。


道金斯提到:「迷因寄居的运算器,是人脑。」迷因诞生自人类的文化,并透过语言形塑与传播。时日一久,一个迷因会变成自我指涉递增且複杂又大量产出的「新」迷因群。一个迷因只要存在人类的心智中,它就是「活的」;被遗忘的迷因则代表它灭绝了,就像无法再传递自身基因密码的物种一样。


举例来说,宗教可以被视为一系列广义与狭义的迷因:从一个有较高权力的普遍信仰,到较具体的基督教信仰的教义问答(catechisms),甚至到扭曲宗教去策动偏执者反对另一种信仰的成员。比方说,史上最残酷与最持久的迷因之一,就是一整套灌输反犹太主义的阴谋论。

有个信念相信,犹太人有一个祕密的阴谋是意图统治世界;这项信念始于中世纪,1903年时被写进俄国祕密警察捏造的小册子──《锡安长老会纪要》(The Protocols of the Meetings of theLearned Elders of Zion),然后这本小册子因为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评论而在美国大量印刷与发行,并在后来使用于德国纳粹的宣传中。


网际网路的到来加速这种迷因的演化。已经学会写程式且当成嗜好的道金斯,在1989年版本的《自私的基因》中也同样有很多的体察。「显然可以预见的是,製造出来的电子运算器最终也会协助自我複製的资讯模式──迷因,」他表示:「它是一个完美的环境,可以让自我複製的程式蓬勃发展与传播。」

整个1990年代,迷因在混乱、新兴的网站与论坛版的网络中迅速繁衍。长期存在的迷因(例如:反犹太人的阴谋论)找到全新与能接纳的阅听众,同时,全新的迷因又能博得大众的注意力。「对迷因来说,网际网路是最优质的生态环境。」道金斯在2014年表示。

到这个阶段时,道金斯本人也已经成了某种迷因──身为一名超级理性、易怒且无神论的理智派捍卫者,他设法转型成为一名恶毒的推特酸民。


当网路变得更适合使用图像和社群媒体时,我们知道的「网路梗图」问世了。它们是图像或是简短的GIF动图,经常会与纯文字重叠,并易于分享,进而可以快速传达构想。然而,掌握它们的全部含义,不仅必须了解手边的内容,还要知道它先前的迭代。

举例来说,「大笑猫」(LOLCat)现象由数万张猫咪照片,再加上语法错误的文字说明所组成,只有当你熟悉它指涉的背景来龙去脉──网路上的猫咪图像无处不在,它才会变得更有趣(在某个点上)。而且,最有效的梗图常常都不只是建立在自己身上,也建置在其他的梗图上。

佩佩蛙能够拥有持久的高人气,有一个原因是牠可以用来模仿或複製其他病毒式疯传的内容──基本上牠就是其他梗图的「迷因」。

*本文摘录自《讚争:「按讚」已成为武器,中国、俄罗斯、川普、恐怖组织、带风向者、内容农场,如何操纵社群媒体,甚至不知不觉统治了你》

「Pepe蛙梗图」影响美国大选!

译者: 林淑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