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现代焦点 >声音地景设计,要乘客用耳朵搭捷运 >

声音地景设计,要乘客用耳朵搭捷运


2020-06-28



每天都搭捷运的你,对于悠游卡过闸门的哔声已经充耳不闻,车厢门即将关上的警示音犹如例行公事,你戴着耳机在不同路线和月台间穿梭来去,对这座城市没地方感没认同感也没有特别的情绪反应,因此也就没有太多可以记忆的锚点,到处存在的场所只剩到处不存在的我........


「捷运声音地景」计画是以台北捷运作为声音地景计画主轴,让声音/音乐创作者运用大众捷运站特殊的空间、声音、人等元素,作为创作发想,推展艺术融入生活的理念,让民众藉由「听觉」体验台北独特的城市风貌。该计画第三部曲「捷运列车进站音乐」为淡水信义线、松山新店线、中和新芦线以及板南线打造各自专属的进站音乐。每条路线的乐曲各有巧妙不同,创作者分别用短短30秒的旋律,来诠释每条路线的特色。

「捷运声音地景」第三部曲在去年12月19日初试啼声,推出音乐人雷光夏为淡水信义线创作的列车进站音乐,小旅行般的温暖乐音让民众在月台进站灯亮起时,即感受到不同以往的愉悦氛围。今年1月9日起连续三个周六,声音地景第三部曲将依序推出中和新芦线、板南线及松山新店线各自专属的列车进站音乐。

计画主持人袁永兴表示,「捷运列车进站音乐」将声音地景与人的城市情感连结起来」。创作者在选定上设定为台北音乐人,从金曲得主找起,原则是「不要太流行,纯演奏曲、乐器为主、耐听」,四位创作者花了将近一个月交出30秒的音乐,是各路线特色,风格不同。

中和新芦线进站音乐为作曲家陈建骐作品。他以「幽默、轻盈」来定调这次的音乐属性,希望藉由魔幻又带点童话般的旋律,减缓通勤旅客紧凑的步调。

创作者李欣芸以「安定」概念为出发点,选择以少有的五拍子为主架构,搭配淡淡的柔和琴音,抚平旅客焦虑的情绪,让繁忙的板南线月台多了份閑静气息。
 


连续两年拿到金曲奖的周岳澄,除了是「捷运声音地景」首部曲—验票闸门音乐及第二部曲车厢内转乘、终点站广播音乐的创作者,后来也担任松山新店线进站的配乐:主旋律取材自大家耳熟能详的萧邦古典乐句,搭配爵士风格的和絃,并揉合电子声响、小号、吉他、钢琴等元素,有如一篇舒缓绮丽的乐章。

由台北市文化局创新发想并与捷运公司共同推动的「台北声音地景计画」共规划四项方案,目前已陆续完成捷运验票闸口警示声响改造、车厢内转乘及终点站广播提示旋律、进站音乐等三项方案,期望将美好的听觉体验融入人们日常生活中。文化局预计于今年年中推出的第四部曲—站体环境音乐播放,接续打造具台北捷运特色声音地景。

身处工业时代后的嘈杂城市里,景观社会充斥大量感官刺激,其中又以视觉称霸,使听觉长期受到忽略,耳朵会自动过滤(或是麻痺)那些已成日常生活一部分的噪音,无形中也筛去了许多不易察觉的细微声响。

加拿大作曲家暨环保工作者R . Murray Schafer提出「Soundscape(音景)」概念,为「声音」+「景观(风景)」两字所合成。他在1960年代末期创立了「世界音景计画」(The World Soundscape Project; W.S.P.),除了记录、分类消逝中的音景生态,也从科学、建筑、艺术、社会学等角度研究,发现噪音污染之外,环境中还存在着具备正面意涵的声音,例如自然音、生物音、社会音等,带有记忆、历史、文化等意涵。

日本在翻译Schafer的音景着作后,于1993年成立日本音景学会,除了调查东京钟声地图、调查都市音景源,更推动将政策从消极的噪音防治导向积极的音环境示範。1996年环境厅公开招募「日本音景百选」,并通过「音景财维护办法」,将看不见的音景「古蹟保存化」。

台湾引进此概念、最早着手进行的相关研究为清华大学教授王俊秀所带领,例如1998年请新竹市民票选「竹堑十大音景」,包括新竹风声、老火车汽笛、城隍庙歌仔戏等。音景地图的建构,唤起人们对于周遭音景的觉察与个人过往经验。

在「声音地景」概念提出近四十年后,人们不断藉由听见/製造城市声音,试图重新发现/打造城市生活。成为音乐或沦为噪音,往往是一线之隔,「音景设计」即强调「声音的蒐集及规划」,而将其融入「五感环境」,加强人性化及环境化的空间设计。


声音地景设计,要乘客用耳朵搭捷运
「除了交通工具,没有介质能让人的身体感官或情绪可以和这个无机的场所产生有机连带。」台大社会系教授李明璁认为,捷运就是城市的血管,应该是「有机」的,每条路线都有独特的风格、气味和功能,日夜不同时段会与不同使用者产生互动,每一站都有当地区域发展的样貌变化。而「捷运声音地景」计画是种「探测」,看乘客能否对城市更加敏感;正因为这设计安排看似无甚重要性,反而有机会让人们重启麻木已久的感官,感受日常生活中微小但带些特别的切入点。「我们就挑这那幺小的东西做实验,发现原来身体可以跟场所产生连结、变化。」

对于小孩或外来者而言,捷运声音地景也许会产生新的可能性,但必须考虑到各种条件(习惯、安全、品味等)。设计是「由下而上」的调和过程,藉由事前的工作坊讨论带出不同观点,经过不断的沟通和阶段性实地测试。例如降低急促感、尖锐感,同样能达到警示效果,也不会违反人们已存在听警示音的习惯,对设计者也是种挑战。

「我们对声音设计的想像很贫乏,只想到用喇叭播放歌曲,缺乏对于声音的一百种想像……但音景不只是放歌,如何放、放什幺、给谁听都是问题。需要不断测试、微调,得花上数月,考虑到所有使用者、各种时段、硬体负荷、与环境现有音的相容性。」捷运声音地景计画考量到公众安全、大众接受度、软硬体设备,从闸口声响、转乘站提示音、不同路线进站音乐到站体环境音乐,试图提出更完整的音景设计。

如此一来,这个李明璁口中的「介质」将更具有积极性:不只是氛围製造,让人产生情绪反应、记忆、认同,从每天通勤的无机感到稍微感受到有机的不同;在设计者的巧思赋予下,路线彷彿也有表情、生命。他表示声音作为人与城市的有机连结之一,此连结一旦建立,人们对城市的兴衰发展就不会无感,而能产生认同,会更有想像力,也与他人产生关联和互动。「城市是属于每个人的,一个进步的城市应该要照顾细节。这有助于促成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连结,和公共事务的参与认同。」李明璁指出,各种社会设计都是回归到善待个体差异,让各种可能性都被激发出来,以创造不一样的想像与认同连结。
 

声音地景设计,要乘客用耳朵搭捷运
「声音」从未进入台湾文化治理的关注议题中,但这次捷运音景计画导入公部门资源,找出城市与人们生活之间更为有机、互动的介质,文化资产也将因此找到基本精神,不会仅止于硬体的拆迁或保留争议。当大英图书馆拥有全球最大的声音资料库(Sound Archive)时,台湾能否出现类似的单位?能否跟北部流行音乐中心、文化资产保存或文创产业做结合?在李明璁看来,这些点子都很有发展潜力。

城市跟我们的关係到底是什幺?从捷运作为发端,其他公共空间如区公所、图书馆、医院等,可以有哪些声音设计?唯有想像力的精益求精,摆脱将就了事的民族性格,可能性就存在这些细缝里:想像一个场所除了现有的视觉样貌,在人们的经验过程中还可以有什幺其他成分?将五感考虑进去,听觉只是第一步。
 



上一篇:
下一篇: